搜索
当前所在位置: 主页 > 其它相关 >

中介称菲律宾读博保录取 16.8万全包(菲律宾博士申请条件)

发布时间:2022-07-20 20:36 作者:admin 点击: 【 字体:

近日,湖南省邵阳学院一则引进海外博士的公示引发轩然大波。

公示显示,邵阳学院拟“引进”23名海外博士,其中22名属于该校工作人员“毕业返校”,1位属于“校外引进”。

这23名博士均毕业于菲律宾亚当森大学,所学专业均为哲学(教育学),学习时间均为2019年8月至2021年12月,只有两年4个月。

引进这些博士的待遇可谓优厚:引进费35万、科研启动费15万、过渡性租房补贴14.4万,不需解决配偶工作增加引进费20万。单个博士共计约84.4万元,23位博士超过190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2021年11月26日发布的公告显示,中心持续关注认证数据及相关举报情况,现决定从即日起对部分院校的认证申请进行加强审查,而上述23名博士毕业的菲律宾亚当森大学赫然在列。

高校1900万拟引进23名菲律宾高校博士?湖南官方已介入调查

图源:中国留学网

针对此次“引进”,邵阳学院党政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最近打电话的人很多,更欢迎你们到学校来了解具体情况。”截至发稿,该校教师工作部(人事处)电话无人接听。目前,上述引进公示已过公示期,且已无法检索。

7月18日,湖南省教育厅人事处一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有科室已经介入开始调查此事。

回炉再“引进”?

这场历时两年4个月的组团读博,有媒体追溯到邵阳学院在2019年6月的一项举措。

当时,邵阳学院发布《关于招聘硕士赴邵阳学院外方合作高校攻读博士的通告》(下称《通告》),决定招聘一批优秀硕士到该校外方合作高校攻读博士,取得学历学位后招聘来校工作。通告中称,此次招聘硕士到该校外方合作高校(马来西亚城市大学等)攻读博士的名额暂定为20名。

高校1900万拟引进23名菲律宾高校博士?湖南官方已介入调查

图源:邵阳学院官网

《中国科学报》记者以有求学需求为由,联系到一位长期从事留学教育的中介。这位自称张老师的工作人员表示,他“深耕”东南亚留学教育多年。据他介绍,马来西亚读博要求雅思6.5分以上,要求高,“这是个硬伤”;毕业难度也更高,博士要求至少四年以上;价格方面,马来西亚读博比菲律宾贵一点。

蹊跷的是,《通告》对于入选者年龄有明确限定条件,要求在1992年1月1日以后出生。这一条件,前述23名海外博士仅有一人符合。

显然,《通告》内容与此次人才引进相关性不大。

《中国科学报》经检索,发现了一份与此次引进海外博士直接相关的文件——邵阳学院《关于加强教职工出国攻读博士管理暂行办法》。该暂行办法的制定,正是为了加强教职工在职到国(境)外攻读博士的有关管理。其中规定,只有学校在编在岗职工,才能享受这一政策。

这些职工在规定时间内(从入学到毕业原则上不超过五年)获得博士学位后,毕业回校可按当年引进博士的相应档次享受待遇。而且,攻读期间有关工资、绩效、社会保险等待遇,可以按照与学校的协议进行管理。

投入1900万元引进海外博士,这笔经费对于邵阳学院算多算少呢?可资参考的是,《邵阳学院2022年预算说明》显示,2022年本单位支出预算66615.85万元,其中,教育支出66420.65万元,培训支出80万元。

单单这23名博士的引进费,占全校全年预算近3%。

而且,在职教职工出国攻读博士的规模远不止于此。邵阳学院教师工作部于2021年3月2日在学校官网发布一篇文章,其中提到,学校现有专任教师1474人,其中具有硕士及以上学位1206人,其中具有博士学位的 224人(外聘博士50人),在读博士186人(其中马菲读博153人)。

那么,邵阳学院为何不惜重金,做此操作呢?其实,前述暂行办法对此有所提及,除了加强学校师资队伍建设,提高教师学历学位外,还有一大原因,即确保硕士授权单位顺利通过。

据了解,在湘西南永州、郴州、邵阳地区,只有邵阳学院有两个硕士学位点,分别是机械、生物与医药专业类别。

然而,邵阳学院的两个专业学位点仅仅是“服务国家特殊需求人才培养项目”框架内的两个项目,虽拥有硕士研究生招收资格,但还不是正式的硕士学位授权单位。而只有成为硕士学位授权单位,学校才可以正式向教育部申请扩充学位点的数量。

“扎根菲律宾,服务全中国”

对于教职工而言,精进学历是评职称的必由之路。而包括菲律宾在内的东南亚国家,成为不少高校教职工的首选。

根据中国教育部教育涉外监管信息网,菲律宾取得学士学位的学生继续学习一年或两年可以获得研究生毕业证书;学习两年并提交学位论文(教育学硕士可无论文),可以取得硕士学位。在此基础上,继续学习两年并通过公开的论文答辩,可以获得博士学位。

在菲律宾亚当森大学中文官网上,将便于评职称和“超短学制”、免试入学、费用低廉等作为项目优势:学习2-3年取得博士学位,在菲累计呆满一年,学位可直接获得中国教育部学历认证,解决职称和晋升问题,享受海归政策,购车创业免税,落户北京、上海等大城市。

在硕博学位高需求面前,“批发”留学的产业也蓬勃发展。

据张老师介绍,菲律宾读博是“全球性价比最高的”,他所在的机构专注于菲律宾留学项目,客户人群主要是高校老师。其官网显示,该留学机构拥有十多年菲律宾留学服务经验,累计服务留学生超过3000人,机构口号正是“扎根菲律宾,服务全中国”。

针对邵阳学院高价“引进”23名菲律宾“洋博士”一事,张老师称,可能不是留学中介牵线搭桥,因为邵阳学院曾有一位黄姓(音)学生于2012年参与该机构的菲律宾博士项目,如今其已经是菲律宾亚当森大学客座教授,可能参与组织读博活动。

但23位博士的母校亚当森大学,并不在该留学服务机构的推荐之列。原因在于,这所学校的中国人太多了,又被教育部点过名。“咱们就选一个中留服务网能查得到的,人又不是很多的就OK。”

读博能不能顺利毕业?张老师回应说,“这么多年基本没有学生挂的,总能找到办法。”

高校1900万拟引进23名菲律宾高校博士?湖南官方已介入调查

留学中介张老师的朋友圈截图

他介绍,这种留学读博的难度主要在于两个方面,一是语言,二是时间。

“如果英语水平还可以,读专业对口的博士也没太大问题。”目前机构牵线的教育学、工商管理类常规专业都有独立专班,为中国留学生开设,线上服务到位,配备有网课翻译助教、作业辅导等服务。

留学期间,英文论文写作有着不低的门槛。张老师则表示,“可以全部用中文写出来,找专业的翻译去翻译,可能就一两千块钱,最多不超过三千块钱。”

在读博时间方面,菲律宾因学制短而广受青睐。“因为我们做的是正规全日制出国留学,疫情结束后肯定还是要出去的,但当下则多采用线上网课方式进行。”

张老师补充,独立专班对外报价为16.8万,由于湖南地区“做烂了,价格透明”,能给到13.8万包申请材料的优惠价格。菲律宾某高校的教育学博士项目下个月15号开班,机构提供从接机到论文翻译全程服务,“现在报名还来得及。”

防不胜防,怎么防?

针对此事,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学术委员会委员陈志文认为:个别人钻空子,确实无法阻止,但这件事是学校有组织的行为。

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在2021年11月就曾公告提示,中心持续关注认证数据及相关举报情况,要对包括菲律宾亚当森大学在内的部分院校的认证申请进行加强审查。

然而,加强认证审查并不意味着不予认证,而是审查期间,认证期限将相应延长,原则上不超过60个工作日。时至今日,在菲律宾高等教育委员会推荐的菲律宾高等院校名单中,亚当森大学仍为36所推荐高校之一。

陈志文告诉《中国科学报》,留学服务中心认证的本质是根据各国对高校治理的规则,对相关学校的文凭进行真实性、合格性认证,并没有资格对其质量进行判定。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不是联合国教育部,不是联合国教育质量认证中心,没有权力对别国文凭进行质量高低的判定。

陈志文称,我们不能搞出身歧视,比如对菲律宾这所大学的学历,我们也不能轻易质疑其含金量,但用国家经费“批量化培养博士”的做法,还是有必要多问一句:是否合规?

光明网评论员:高校成批引进菲律宾博士,这不只是学历问题

高校1900万拟引进23名菲律宾高校博士?湖南官方已介入调查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湖南省邵阳学院花费近2000万元,引进23名菲律宾亚当森大学哲学(教育学)专业博士生,分别就职于理科、工科等不同方向的二级学院。对此,该校多名二级学院院长向媒体表示,由于难以引进国内的博士人才,学校不得不采取“权宜之计”,内部选拔一批拥有硕士学历的教师前往国外读取博士,“提高教师队伍中博士学历的比例,对以后升级为大学、申请硕士点都有帮助。”

邵阳学院对这样特殊引进海外博士方式的回应,有其苦衷。对于一所没有区位优势,又只是普通的高等院校而言,是否拥有足够数量的硕士学位授权点,乃至是否叫“大学”,都直接关联着高校的招生与就业。近几年十分常见的高校改名热、合并热,正源于此。

通常,高校想要发展成长,就必须扩大其学术成果水平、增加高职称高学历教师人数、提高生源质量,等等。由于国内高校众多,教育资源分配不均,普通高校现有科研环境和水平往往难以吸引高水平教师留校,也无财力以优厚待遇引进人才,因而也就不奇怪邵阳学院“进口”菲律宾博士。

疫情之前,有机构就瞄准了国内就业竞争压力衍生出的学历教育市场,联合一些海外学校搞出了一批有“水分”的海外学历学位,一度引发争议。疫情后,由于全球高校普遍采用线上教学,因而海外“速成”硕士、博士现象与日递增。

目前尚无证据能够表明,邵阳学院派遣去菲律宾亚当森大学学习的老师们所获得的博士学位可能存在水分,但由于该高校在疫情期间有滥发学位的问题被教育部留学服务中心公告将加强对该校的学历学位审查,因而人们不得不对这批引进的博士水平表示怀疑。此外,邵阳学院无论理科、工科方向的老师,所学博士学位均为哲学(教育学)专业,这更加令人怀疑此番博士学历学位的含金量。

尽管邵阳学院此举并不妥当,其引进的博士水平也有待考证,但对包括邵阳学院在内的一众普通高校而言,如何发展和生存是现实存在的问题。呼吁教育资源、资金向此类普通高校倾斜,让普通高校获得帮扶机会和发展,这确为常态解决方案,但在实际操作中很难实现,因为资金、政策的倾斜,也需要看高校的资质和能力。这就导致了普通高校陷入恶性循环——实力不足引进不到人才,人才不足无法提升实力,实力不足难以获得资金和政策优待。

如果不唯学历论来建设高校,意味着邵阳学院等情况类似的高校想要提升教师队伍水平,需要花费很长的周期。此时就不可忽视高校所在地政府的影响。虽然高校是垂直管理的教育机构,但与地方政府也得维持良好的关系,获得必要的支持。相应的,对任何一座城市而言,高校数量和高校名气,同样会成为这座城市对外的名片和招牌。

正如上文所述,高学历高职称教师数量会影响高校的招生和就业,在一定意义上也会影响城市的人才引进和招商引资。从这一角度出发,普通高校只能想方设法走捷径来提升高学历人才数量。来自高校所在地城市的无形压力,同样也会让高校发展喘不过气来。

阅读全文
返回顶部